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宣传>八面来风
八面来风

深圳市:探索建立受贿行贿一起查工作机制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表日期:2018-08-21 08:57:00

     立案57件,查处57人,这是广东省深圳市今年上半年查处行贿案件的“成绩单”。贯彻落实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的部署,深圳市纪委监委把建立受贿行贿一起查工作机制列为2018年的工作重点,纳入“书记跟踪项目”,并由南山区纪委监委和前海廉政监督局试点探索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受贿行贿是一体两面,受贿行贿一起查就是要从两方面着手,从‘查’到‘防’全链条同步推进。”深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张子兴介绍,按照这一思路,深圳逐步走出一条受贿行贿同步调查、同步追赃、同步处置、同步预防的路子。

  “一案双查”,对行贿问题露头就打

  作为南山区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的工作人员,小曾现在每经手一起贿赂类案件,除了要整理受贿案材料外,还多了一项工作——及时登记、报送行贿人调查跟踪卡。

  这是南山区开展贿赂案件“一案双查”的措施之一。该区纪委监委给每一个行贿人建立一张调查跟踪卡,从调查、处置到追赃,每一步都及时填报,并将跟踪卡填报质量纳入案件质量考评体系。

  “不让每一个犯罪的行贿人漏网,就要用查处受贿案件的态度和力度查处行贿案件。”南山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张华伟说,除了通过行贿人调查跟踪卡加强行贿案件管理,南山区还全面梳理行贿案件来源渠道,不放过任何案源。

  为此,南山区纪委监委对全区2017年11月监察体制改革试点以来查结的受贿和收受红包、礼金案件进行梳理,对于未处理的涉嫌行贿线索提出处理意见,追查漏网之鱼。与区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审计局等部门建立信息通报和线索移送工作机制,及时收集行贿案件线索。同时,对城市更新、工程建设、医药、食品、金融等重点领域和重点行业的企业,以“廉洁共建”为平台,以组建企业纪检监察联络员队伍为重点,鼓励对行贿问题进行举报,广泛开辟案源。

  在多方努力下,南山区迅速查处了一批行贿案件,仅今年5月就立案17件,上半年行贿案件占总立案数的30%。与此同时,深圳市、区两级监委加强了留置措施在行贿案件中的运用,上半年对31名行贿嫌疑人采取留置措施,在保持“打虎”“拍蝇”力度不减的同时,对行贿人形成了强有力的震慑。

  一追到底,让行贿者无利可图

  受贿人收受的450万元贿款、中间人私吞的350万元差额、行贿人获得的3120万元违法所得全部被追缴。今年3月,深圳市纪委监委公布了首件追缴行贿违法所得的典型案例。去年底,市纪委在调查一起干部受贿案时发现深圳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员工邱某、李某、聂某涉嫌行贿,并将线索移送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在案件办理的后期,市监委挂牌成立,目前受贿和行贿双方都已移交审查起诉。

  “监委成立前,纪委重点查处党员干部的违纪行为;监委成立后,我们在工作中将对行贿人的法律责任追究提到了同等重要的程度,行贿人受到刑事责任追究,不正当财产性利益要被全部追缴。”深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案对行贿人违法所得3120万元的成功追缴,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形成了对行贿行为的强大震慑,“这得益于新的反腐败体制的建立,初步彰显出监察体制改革后的制度优势。”

  查处行贿案件,追赃是应有之义。深圳市纪委监委对追缴的条件、程序、范围和责任加以明确,推动赃款和不当利益追缴工作制度化规范化。纪检监察干部充分运用法律和政策手段,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准确认定行贿人违法所得的数额,并依据《刑法》第64条的规定予以全部追缴。这一新的工作要求,不仅能为国家挽回巨额损失,而且对行贿犯罪形成强有力打击。“就是要斩断行贿人通过行贿获益的路径,让他们无利可图。”市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负责人说。

  除了经济利益,南山区纪委监委还制定《南山区建立受贿行贿一起查工作机制实施方案》,要求依纪依法取消行贿人的政治待遇、职务晋升、资格资质、荣誉奖励等,对“围猎者”一追到底。去年,该区一名兼职政协常委就因涉嫌行贿被劝请辞,这也是他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追缴不当财产利益之外,付出的又一代价。纪检监察机关通过此举再次向公众传递了强烈信号,那些妄图通过行贿“购买”富贵、荣誉的,都将被“打回原形”。目前,市纪委监委正在研究推广这一做法。

  一票否决,“黑名单”制度压缩行贿空间

  今年上半年,深圳市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多次报名参加政府项目招投标,但均被拒之门外。究其原因,与该公司及其董事长的两条行贿记录有关。

  2010年至2014年间,该公司董事长尚某向时任南头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副主任,区城管局副局长等多名处级干部多次行贿。原以为时过境迁,事情早已过去,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严厉的惩罚:禁止参与政府项目。

  今年,深圳市开始在政府项目中推行行贿行为一票否决制度,只要有行贿记录,就不能参与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政府采购、资金扶持等政府项目。南山、前海等地还通过大数据技术,汇总纪检监察、公安、检察、法院等机关在各类案件中查实的行贿企业及个人信息,建立行贿人“黑名单”数据库。尚某,就是被该制度拦在政府项目之外的首个案例。

  “对行贿这种经济犯罪,要通过经济的手段加以预防,让企业负责人感觉不值得,自然就会打消行贿念头。”前海纪工委书记、前海廉政监督局局长、前海监察专员办主任黄文雅说。除了“黑名单”制度,前海还在探索廉政合同制度,即要求政府项目中标企业在签订经济合同的同时签订廉政合同,根据项目金额和性质,缴纳不同比例的廉洁保证金,并约定一旦发现行贿行为,就要求行贿方承担违约责任。今年上半年,前海共与中标企业签订廉政合同59份。

  此外,深圳还通过25个行业协会商会开展廉洁自律工作,引导企业和从业人员恪守行业规约和职业道德,并将违反廉洁从业情况纳入诚信、征信管理,通过行业规则对行贿企业或人员予以处罚。同时,在企业推广反贿赂体系深圳标准,引导企业加强内部廉洁风险防控,倡导诚信守法经营。

  点评: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也将“受贿行贿一起查”与“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一起,作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的重要原则要求予以明确。坚决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和中央纪委决策部署,广东省深圳市纪委监委把受贿行贿一起查列为今年的一项工作重点,完善制度机制、创新方式方法,通过受贿行贿调查、追赃、处置、预防“四个同步”,在重点查处受贿的同时,严惩“围猎者”,对行贿犯罪形成强有力打击。

  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体现了鲜明的问题导向和反腐败斗争深化发展的必然要求。当前,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在此基础上夺取压倒性胜利,就必须压缩“围猎”与甘于被“围猎”的生成空间,既让受贿者受到惩罚,又让行贿者付出代价。把这一要求落实到反腐败斗争实践中,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必须深挖细查受贿、行贿问题,坚决追缴通过行贿获取的不法利益,通过合力围堵,对“围猎”与甘于被“围猎”行为形成有效防治,逐步建立起不敢、不能、不想的机制体制,从根本上遏制腐败滋生蔓延的土壤,推动形成良好的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

 

松溪县 | 体育 | 永德县 | 柳州市 | 长汀县 | 贡觉县 | 江川县 | 洛南县 | 防城港市 | 永平县 | 黄山市 | 布尔津县 | 大竹县 | 历史 | 宜兰市 | 肃南 | 绥江县 | 澎湖县 | 彭山县 | 灵璧县 | 岚皋县 | 胶州市 | 区。 | 宽甸 | 遵义市 | 玛多县 | 华池县 | 二连浩特市 | 凤山市 | 巨鹿县 | 翼城县 | 山阳县 | 无锡市 | 易门县 | 丰台区 | 孟州市 | 当雄县 | 雅江县 | 南阳市 | 长泰县 | 睢宁县 | 阜新市 | 阿荣旗 | 佛坪县 | 治县。 | 安图县 | 红安县 | 错那县 | 教育 | 凤翔县 | 阿勒泰市 | 鄂伦春自治旗 | 武穴市 | 镇江市 | 个旧市 | 获嘉县 | 奎屯市 | 松江区 | 会泽县 | 陵川县 | 常宁市 | 滦南县 | 右玉县 | 扎赉特旗 | 漳州市 | 安泽县 | 青河县 | 桂东县 | 巴林左旗 | 黄大仙区 | 漳浦县 | 安阳市 | 汨罗市 | 米易县 | 治多县 | 巴林右旗 | 宿迁市 | 中宁县 | 应城市 | 桐庐县 | 江孜县 | 盘锦市 | 株洲县 | 扎囊县 | 平利县 | 二手房 | 永济市 | 都兰县 | 永胜县 | 莱芜市 | 大洼县 | 阆中市 | 监利县 | 涿州市 | 湖北省 | 广安市 | 黎城县 | 镇巴县 | 南召县 |